鄞啟東先生的不一樣鱷魚生態農場是動物們的快樂天堂,為了不引響園區內的生態鄞先生堅持不使用除草劑。留給動物與人們最天然的生活環境。原產於南美洲的黃金果,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與天然膠質,是養顏美容的好幫手。又因為富含鐵質,所以切開會容易快速氧化成褐色,所以最好要盡快食用喔!

產地 屏東潮州
規格 共 1 盒,每盒 6 顆入,每顆7兩-10兩
保存方法 冷藏

【潮州】無毒黃金果(7-10兩)

  • 本店售價680NT.
  • 數量 -
  • 商品庫存 缺貨

商品屬性

產地 屏東潮州
規格 共 1 盒,每盒 6 顆入,每顆7兩-10兩
保存方法 冷藏

您可能有興趣

  • 台灣黑米 600g/包
  • 預購-【嘉義】有機轉型鲜綠蘆筍-削皮4盒組
  • 【大林】鮮採烏殼綠竹筍(9斤)

商品描述

金光閃閃黃金果

鄞啟東先生的不一樣鱷魚生態農場是動物們的快樂天堂,為了不影響園區內的生態,他堅持不使用除草劑,將對藥物依賴減到最低,僅在脆弱的花期使用,留給動物與人們最安心的生活環境。

原產於南美洲的黃金果,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與天然膠質,是養顏美容的好幫手。又因為富含鐵質,所以切開會容易快速氧化成褐色,所以最好要盡快食用喔!

<認識不一樣鱷魚生態農場>

不一樣黃金果
不一樣黃金果
不一樣黃金果
不一樣黃金果

檢驗報告

不一樣黃金果檢驗

不一樣鱷魚與甜蜜黃金果的火花

屏東大武山下,我們駕車行駛在屏東平原,窗邊閃過一塊又一塊南國的農田景致。來到屏東潮州,「燒冷冰」盛名的地方,觀光客在此除了品嚐美食,還有一座人間秘境可以探險──「不一樣鱷魚生態農場」。顧名思義,有鱷魚!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可愛的小動物,像是鴿子雞、山羊、山豬、兔子、天竺鼠……等,供作教育/休閒使用的生態園區。園區內,雞群大辣辣的在人們行經之處遊行,甚至會飛上樹頭棲息;鱷魚在水中優游,從孵蛋到成獸的過程皆能提供民眾認識;還有小農園,如:綠豆、紅豆田讓許多前來參訪的孩童看見食物的生長。難能可貴又生機蓬勃的世外桃源。

▲園區裡有各式各樣的動物,珍珠雞(中間黑色)身上點點羽毛十分討人喜歡。

你所不知,鱷魚的妙用

農場主人鄞啟東,是個十分有遠見與思想的人,民國六十幾年回到家鄉,建議父親以多角化方式進行農漁牧綜合經營,獲得父親首肯,便將稻田改果樹,一部分養魚,漁池旁養豬,養豬的肥水,加上漁池的水稀釋來灌溉果樹,資源再利用且環保,更是一個「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概念。然而,廢棄物的處理是養豬場經營上最令人頭痛的問題,如:母豬生產時伴隨的胎衣等,處理不當會造成環境衛生的問題。鄞先生便突發奇想,希望透過飼養肉食性的鱷魚處理豬隻廢棄物,創造出生態循環的畜牧方式。起初,受到家人大力反對,也遇到許多飼養的技術問題,但鄞先生堅持投入鱷魚養殖研究。靠著自己摸索,到東南亞國家觀察鱷魚養殖的方法,再回到屏東細心鑽研,如今從鱷魚蛋孵化到成獸養殖都難不倒他,是名符其實的鱷魚專家。

▲有遠見的鄞啟東起初返鄉便對農/牧業有不同的想法,如今成就了一片屬於動物與人的快樂天堂。

▲原本為了處理畜牧廢棄物而養殖的鱷魚成為園區裡的焦點,而鄞先生也成為台灣的鱷魚專家。

休閒農場轉型 栽種黃金果契機

八零年代因豬隻口蹄疫的疫情嚴重,政府推動離牧政策,鄞先生也因此收起養豬事業,將畜產業轉向休閒農業。但因台灣目前國內旅遊之人潮多集中於週末兩天,平日沒有了收入,農場需尋找平日也可以謀生的工作型態。

十年前,鄞先生因緣際會下,在屏科大第一次見到黃金果品種發表,喜歡挑戰各式新鮮事物的他就把種苗帶回家了。十年來,他靠著自己的研究精神,每一期的種作都有不同的嘗試與研究,甚至自己留種、選種,慢慢將較不適應台灣環境的種子淘汰,留下品質精良的黃金果品系,如今,已是黃金果的種植高高手。

▲原產於南美洲的黃金果,尚未成熟時是綠色,成熟後會逐漸轉成閃耀的金黃色。

黃金果裡的黃金

黃金果原產亞馬遜河上游之常綠果樹,在台灣近幾年才開始風行,鄞先生卻已經營超過十年。外觀金黃光亮的果實,內裡有著如果凍般甜蜜軟Q的果肉,膠質、鈣、磷、蛋白質和煙鹼酸(維生素B3)含量皆非常豐富,卻鮮為人知。

秉持著生態農場的經營理念,鄞先生的黃金果園不使用除草劑,必須人工割草,實不輕鬆。在花期前後,最容易受到病蟲害侵襲的期間,使用少量的農藥,平常選用有機複合肥,小果期開始便細心套袋,阻隔蟲蟲及外力侵襲,讓果實外觀可以保持較佳狀態。少量用藥的方式雖然果實淘汰率高,卻也保護了農場動物們的生活環境,雞隻還是可以自在的飛上樹睡覺,安心無虞。累積了十年的成果,黃金果品質不但甜蜜,且回頭客一年又一年的光顧,讓鄞先生充滿動力與成就感。

▲黃金果在摘種過程當中必須套袋處裡,一方面避免果皮損傷,另一方面也可以減少用藥。

種苗的公共性,公有農業技術研究單位不可或缺

這趟旅程不僅讓我們認識黃金果,也看見了台灣公共農業研究機構的重要性,如:各地農改場、大學農業研究科系等。這些研究中心從日治時期便提供了品種改良研究及新興品種引進等功能,還有農耕相關技術培力。一般農民耕種,多向種苗公司拿種/苗,因商業考量,幾乎販賣F1種子(註一)。此種苗作物品質較為一致且穩定,缺點是農民無法自行留種,以致每期耕作必須重新購買種苗,除了成本高外,經濟命脈也掌握在他人手中。與此同時,農民們漸漸失去了自行留種、選種的能力;也無法透過反覆的栽種,培育出適應在地微氣候的種子。

種苗的「公共性」是非常重要的,保存種苗及研發品種是如此重要且嚴肅的工作,再再顯示出公有的農業研究技術單位之必要、不可或缺,不只提供農民技術與種子,更是台灣農業進步的推手!

註一:F1種子就是雜交產生的種子第一代。 F1植株的基因型是由雙親──兩組不同的同型結合基因型(例:AA、 aa都是同型結合基因,而Aa則是異型結合基因)所結合產生的,因此F1植株的基因型必然是異型(Aa)結合。一批異結合基因型的F1種子,來自同一對純系父母,因此每一株植物的重要性狀如成熟期、產量、株高等等,不會有太大的差別。但是若農民想自行留種栽種下一代,每一對基因上兩個不同的對偶基因隨機分離並重組,將使長出來的植株表現出各式各樣的性狀。換句話說,使用F1種子留種,將面臨品種難以純化的問題。(引自-台灣大學農藝系博士生葉毛毛)

【關於悠活】